哼哼音乐

郑钧胡彦斌都在抢市场,靠哼哼写歌的原创平台怎么突围?

2015-09-30


2014年年底,张京伟等几人开始启动一个移动互联网项目“哼哼音乐”,这是一款旨在把写歌门槛降为零的App,凭借其中储备的大量基础素材,用户可以将自己随口哼出的旋律记录下来并在软件上完成整个歌曲创作过程。4个多月,其用户量达到25万,数据可观。

  在哼哼App平台上,制作模板,词、曲、哼唱旋律多由用户自发原创或众筹而来,对张京伟来说,随之而来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如何消化这些内容。哼哼音乐官方安排团队进行试听筛选,过程中获得了优质内容后的处理方式,哼哼选择了打造原创音乐IP。截至目前,哼哼官方推出了第一组CP合蔡照、陈秋实以及歌曲《两小无猜》,在新浪数字音乐单曲榜上冲到前三,前三位同期在榜的是TFBOYS和华晨宇。

  同期在京东众筹进行的两小无猜写真集众筹也表现不错,项目推介期内获得了总计115万元投资,远超44.5万的目标额度。

  以IP运营作为商业模式的话,就要求哼哼平台上的优质内容供给充足,就目前来看,最令人满意的无意识两小无猜,在此之外,哼哼公司自身又如何证明自己可以复制这种IP业务的成功?

  张京伟认为,通过蔡照陈秋实的组合运作,哼哼初步形成了一套业务方法论,由于公司内有资深音乐人吴梦奇作为联合创始人,哼哼官方可以帮草根艺人以最低的成本实现EP、专辑以及各类周边的制作与发行,以两小无猜为例,后期的漫画、微小说、巡演以及网剧都在规划之中,而这些艺人一旦被证明市场价值,其粉丝流量也可以对哼哼App形成有效反哺。

  这其中有一个问题,作为科技公司的哼哼音乐如何保证有足够的业务能力和精力去处理IP营运?张京伟的应对方法是另组团队,最近哼哼音乐下设了一家控股子公司,用来专职操作艺人经纪业务,内容则主要会与哼哼App产生协同。

  作为哼哼自身,产品在升级过程中的一个方向是社交,张京伟认为,由音乐作品作为陌生人社交的切入口,双方初次互动的门槛可以大大降低。

  包括哼哼音乐联合创始人吴梦奇在内,也有很多流行音乐市场上的知名音乐人开始尝试互联网创业,比如胡彦斌的牛班以及郑钧的合音量,在张京伟看来,哼哼、牛班、合音量甚至唱吧这些产品技术和功能层面都相差不远,差别主要还在于自身商业玩法。比如牛班就主打娱乐化的音乐教学,合音量瞄准的是专业音乐从业者,哼哼定位则更加草根和大众。

  以下为善缘街0号对张京伟的采访实录:

  哼哼团队早期非常痴迷于产品,像目前的模板方式,包括接下来用户参与制作模板,用搭积木的方式组合成模板这些工具,是在内部去运筹它。词也好,曲也好,哼唱的旋律也好,基本都是用户自发筹集上来的。哼哼App就变成一个音乐内容众筹园地。



众筹上来的内容要消化它,专门安排了员工去听曲库,属于内容运营。过程当中又发现很多优质的内容,接下来要去干什么呢?联合艺人共同去运作内容,运作成音乐IP。这两年电影IP很火,但音乐IP这块不多,何炅的栀子花开反映还不错,但那是一首多少年前的老歌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这个领域里边去发掘?

  去整理哼哼App种子用户,可以发现一些颜值比较高或者声音比较好的人,我们就开始尝试艺人挖掘,并且也不排斥在哼哼体外的一些优质网红艺人,基本上在8月份决定要成一家控股公司,专门做艺人这块,毕竟哼哼本身还是一家科技公司,如果在这块布局人员太多,业务不够清晰。

  案例:两小无猜音乐IP

  蔡照陈秋实的两小无猜在新浪进行了打榜,歌曲制作就是联合创始人吴梦奇操刀。打榜一共就七天,说实话当时预期是要进入到前10,回收制作成本就不错了。结果当天上了以后3个小时就冲到前10了,然后一段时间里两小无猜跟TFBOYS、华晨宇在榜单前三名死缠,当时TFBOYS那首单曲是周杰伦给写的,华晨宇也是天娱重金打造的艺人,他们传播的成本跟资源导入要比我们大多了。


蔡照、陈秋实

打榜同时还给蔡照陈秋实这组艺人拍了写真集。放到京东去做众筹,其实这当时对于我们来说更冒险,因为这两个孩子没有那么大成名度,但产品上标之后,十五分钟募集44.5万,满标了。写真集这个东西和印书一样,印得越多成本越低。最终结果是115万。前两天还有人问我说你们是不是自己刷了,我们创业公司哪有钱刷这种东西,我有病啊?

  很多投资人也问过,两小无猜的成功如何复制?哼哼既然能生产出来第一个IP我们自己的方法论也出来了。接下来会集中去推最近引进的一个网红艺人,当你一个草根平台,可以帮艺人用最低的成本去制造专辑、EP以及周边的时候,传统服务类公司在这块的业务实际上会被冲击。

  哼哼App2.0版本上线之后互动性会很强,包括直接打出内容众筹这个概念,根据哼哼给出的草根明星列表,你的作品可以直接给他投递,有一个深度互动,你加入到整个IP生产里边的话,你就是未来这个IP的股东,艺人经济这一块我们会释放出10%的空间来,直接打散给用户,参与的人越多,贡献值就越高。这意味着你是他的粉丝,掏钱就有可能是他的经济人。

  不谈颠覆,政策有利好

  哼哼并不是去颠覆音乐行业,但从早期的录音棚真乐器录demo的方式,现在一个用手机软件就把demo生产出来了,原来你的词、曲真的在纸上或者地板上完成,现在也是在手机上来做。你原来写词,为了给唱片公司的艺人去唱的,还要去投稿,在邮件这些中间渠道会有很多断档,现在一个产品端上就完成了。

  五六年前国家管控影视作品的版权,让几家寡头要么花重金买版权,要么自制剧。哼哼这个节骨眼就跟五年前的那个历史节点是一样的,从7月1号之后,网上音乐版权会严查严控,拿秀场举例子,很多女孩子在里面挣很多钱,基本都是翻唱,但词曲作者其实并没有获利。所以接下来,拿哼哼当工具,是不是可以为秀场里边的主播做内容支持?

  但是这个目前为止,这个事情其没有到这个时期。首先哼哼的产品很许多做到就是说我心目中的这个极至,就是极快速的生产出那超棒的作品,它还需要时间优化。其次,一旦哼哼完全把自己定义成工具,那就完全依附于秀场或者其他第三方了,这是不对的,我们还是想得挺长远

  胡彦斌、郑钧怎么打?

  其实真正的竞品不存在,比如像牛班,它其实是教你唱歌的,未来怎么布局我不清楚,然后包括郑钧的合音量,要去到专业的词曲作者,短期会遇到很大的一个瓶颈就是因为还是太窄众了。其实从技术功能上,牛班、哼哼、合音量和唱吧没有太多区别,主要还是大家玩法不同。唱吧引导消费版权,凸显好声音,并没有去秀创作者,其实唱吧里面很多原创内容,但没有作为主力内容去推。

  所以目前没有竞品,未来哼哼真正的竞品是什么呢?我倒是觉得真正的对手是这几家寡头,当他们意识到原创音乐市场不错,从版权端节约很多资金的话,也许会有新的产品出来能成为竞争对手。这种产品对它们来说首先在版权购买上降低了成本。第二能聚合很多高年轻人的用户、粉丝。第三,粉丝的外溢,是能创造出经济价值的。